作者: 记者 唐琳综合报道 来源: 发布时间:2016-3-2 10:13:45
基础研究领域家
张亭栋:让中药研究惠及人类

 
新年伊始,由《中国报》、网、《医学报》和《新闻》杂志共同主办的“2015中国年度新闻人物”评选活动结果揭晓。
 
其中,在入选基础研究领域的3位家中,比起频繁见诸于报章的年轻家们,张亭栋这个名字让很多人感到陌生。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建立砒霜(三氧化二砷)与白血病的联系,这位年过耄耋的老人如今已经在中西医结合治疗白血病的道路上走过了近半个世纪。
 
作为使用砒霜治疗白血病的奠基人,张亭栋研制出的三氧化二砷注射液对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的临床治愈率高达91%,这不仅为全球无数白血病患者带来了福音,也让公众再一次感受到中国传统医学的无穷魅力。
 
“以毒攻毒”
 
2011年9月,葛兰素史克(GSK)“生命杰出成就奖”揭晓,两位中国家共同折桂。他们的发现被誉为是“中国过去一个世纪来最重要的两项来自中药的药物发现”。
 
除了如今已经被人们熟知的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另外一位获奖者正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终身教授张亭栋。
 
张亭栋最初“结缘”三氧化二砷,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
 
当时,黑龙江省肿瘤防治办公室接到报告,称黑龙江省林甸县民主公社卫生院采用有毒药物医治恶性肿瘤,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时任黑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长、哈医大一院中医科主任的张亭栋临时受命,带队一探究竟。
 
原来,事情源起于当地一位老中医用中药砒霜、轻粉、蟾酥几味剧毒药物配制的一个秘方。这个秘方最初被用来治疗鼠疮——淋巴腺结核,后来,一位药剂师用秘方治好了自己母亲的皮肤癌,于是又将秘方改成针剂,通过肌肉注射治疗各种癌症。
 
经过仔细的核实和检查,专家组发现这个被命名为“713”的方剂在治疗癌症方面确实成效显著。而张亭栋原本就是中西医结合血液病医生,长期以来一直渴望在白血病治疗上打开突破口。于是,受到“713”方剂的启发,在药剂师韩太云的配合和帮助下,张亭栋开始将原方分成“砒霜+蟾酥”和“砒霜+轻粉”两组,分别进行体外抑瘤试验。
 
经过反复试验,张亭栋等人发现,原方中的砒霜才是癌细胞的克星,而蟾酥和轻粉不仅无治疗作用,反而还会带来一些副作用。秉承这个发现,张亭栋课题组大胆创新,果断将砒霜提纯,最终精制成亚砷酸注射液,专门攻克APL。
 
在张亭栋工作的基础上,当时在上海血液学研究所的陈竺和陈赛娟夫妇与张亭栋取得联系,双方一拍即合并展开通力合作,开始尝试用三氧化二砷治疗对全反式维甲酸耐药的APL患者,并发现三氧化二砷诱导APL细胞分化和凋亡的双重药理学机制。后来,合作研究更进一步证实了癌蛋白PML-RAR中PML是三氧化二砷治疗APL的直接药物靶点。
 
1996年12月,国际血液病学术大会在美国召开,张亭栋与陈竺受邀出席。当陈竺代表课题组介绍到砷剂治疗复发的白血病症15例,其中14例获得完全缓解时,整个会场为之沸腾了。在这之后,国际医学界开始广泛接受三氧化二砷对APL的治疗作用。
 
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肿瘤实验室主任维斯曼教授这样评价这项工作:“那么毒的药物,竟敢注入血液中,这说明中国人胆量大;而胆大不是蛮干,胆大来自聪明、来自见识、来自。”
 
造福人类
 
2015年,除了入选“中国年度新闻人物”,“求是杰出家奖”和第六届唐氏中医药发展奖也先后向这位老人敞开了大门。
 
“三氧化二砷,堪称中国过去一个世纪最重要的一项来自中药的药物发现。在以个体科研小组模式研究中药抗癌的过程中,张亭栋是三氧化二砷对白血病治疗作用的主要发现者。”在“求是杰出家奖”的颁奖词中,原北京大学生命院院长饶毅如此说道。
 
然而,相比张亭栋为人类健康福祉所作出的突出贡献,任何奖项都无法衡量其中的价值。
 
经过哈医大一院后继科研工作者们的不断创新,三氧化二砷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面向全国推广,其后又进一步推广到全世界。如今,其早已成为全球治疗APL的标准药物之一,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得知屠呦呦凭借中药西用青蒿素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一直盼望能充分挖掘中国医药学宝库进而造福人类的张亭栋倍感欣慰。
 
“此次屠呦呦获奖,作为同样从事中西医结合研究的人,我们都感到骄傲,这对我们是一种鼓励,对今后中西医结合研制新药,也是一个新的启示。”张亭栋说。
 
张亭栋表示,我国提出发展中西医结合不过70年光景,就已经发现了青蒿素和三氧化二砷制剂惠及人类,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而对于中医药研究的发展潜力,他更是信心满满。
 
“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要努力发掘,还要加以提高,让它不仅为中国人民服务,更要为全人类服务。”
 
即便已经进入耄耋之年,张亭栋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沉醉于中医药研究几十年,他从未感到疲倦。
 
“假如我再年轻几年,我还想把三氧化二砷进一步研究一下。我总在想,它应该不仅能治疗白血病,一定还能治疗其他的病。”谈到自己这一辈子的心血,张亭栋深情地说。■
 
《新闻》 (新闻2016年2月刊 人物)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