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落 来源: 发布时间:2019-9-5 14:52:22
点亮科技伦理的“灯塔”

 
2019年8月19日,一只名为“大蒜”的小猫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榜”。
 
大蒜是只2岁半的英国短毛猫,今年 1 月 9 日因病去世后,其主人找到北京一家专门提供动物克隆服务的生物科技公司,借助克隆技术成功使其“复活”,而大蒜也因此成为我国第一只商业化的克隆猫。
 
消息一出,网友们的评论立刻呈现出两极化趋势。一部分网友表示,“感恩中国的家,每天都在改变生活”“期待克隆技术普及的那天,让我们都无需经历失去”。
 
但更多网友对克隆技术的“靠近”表达出了隐隐的担忧:“整体生命的克隆滥用让生命变得毫无意义”“克隆猫、克隆狗之后,克隆人还会远吗?”“在相关监管体系并不完善的当下,这样的技术让人心生恐惧。”
 
这种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在科技的影响越来越大的当下,它创造价值、推动进步、造福人类,不但改变物质世界,也影响精神世界。但一个被忽视的事实是,也像其它事物一样,具有正反两面性:其既可以成就伟大的创造,给人类带来幸福新生活;也能够传播危险的种子,成为人类甚至社会的“杀手”。
 
打翻的“魔盒”
 
从以蒸汽机的改良和广泛使用为枢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到以电能突破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从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到以量子信息技术、可控核聚变以及生物技术为突破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几乎人类历史上每一次科技飞跃,都伴随着不可预见的风险与隐患。
 
在生物医学领域,科技发展引发的伦理争议可谓是数不胜数:从基因编辑技术到干细胞技术,从克隆技术到辅助生殖技术……这些生物医学研究的前沿技术在给人类健康带来希望的同时,也在不断突破人类原有的价值尺度。
 
20 世纪 70 年代,美国一项针对黑人梅毒患者长达 40 年的研究被揭发:该研究不给受试者治疗药物,未经过知情同意,欺骗病人得了“坏血病”,目的仅仅是为了观察在不加治疗的情况下,病毒最后侵害的究竟是患者的大脑还是心脏。
 
2005 年12 月,经调查,韩国首尔大学教授黄禹锡于2004 和2005 年发表于《》上的论文数据属于故意伪造,且存在非法获取卵子等违背伦理道德的行为。2006 年年初,韩国政府决定取消黄禹锡“韩国最高家”的称号,并免去其担任的一切公职。
 
生物医学领域确实是跨越伦理禁地的“重灾区”,但在其他新技术领域,这样的试探也并不少见。
 
随着IT与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领域正在蓬勃壮大。大数据在便利人们生活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系列伦理问题,比如在利益的驱使下,公民的个人信息被肆意盗取和利用,隐私权受到侵害。
 
2018年8月28日,网上曝出华住酒店集团旗下酒店开房记录疑似泄露,在网上明码标价出售的消息。被售卖的数据包括华住官网注册资料、酒店入住登记身份信息、酒店开房记录等共计5亿条。这次事件也成为国内最严重的酒店信息泄露事件之一。
 
在互联网领域,2017年5月,一种名为“永恒之蓝”的勒索病毒席卷全球,导致十亿用户被“感染”,造成损失接近百亿美元。就在该病毒侵袭后的一个多月,名为“Petya”的勒索病毒变种再一次肆虐全球,新病毒以每10分钟“感染”5000余台电脑的速度疯狂攻击,导致诸多石油公司、机场、企业、零售商和公共设施被“感染”,其中乌克兰、俄罗斯、英国等多个国家损失惨重。
 
而人工智能作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更是“冲”在了挑战科技伦理底线的最前线。“这项颠覆性技术所引发的伦理风险与挑战已经日益浮出水面。”中国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张兆翔坦言。
 
此前,美国社交网站“脸书”相关研究团队曾尝试利用机器学习训练聊天机器人。但出乎意料的是,聊天机器人竟然发展出了可在机器人之间互相使用且人类无法理解的独特语言,而且还不止一种,这简直让人“细思极恐”。
 
人们不禁要问:人工智能发展的底线是什么?人工智能是否应该具备很强的情感和超强的控制力?人工智能可否实现自我复制?这些极度敏感的问题使这一领域的发展变得错综复杂。
 
在新材料领域,纳米材料早已显露出诱人的发展潜力,但其广泛使用却可能给人类带来负面影响。当纳米粒子小到一定程度时,就有可能进入人体,与体内细胞发生反应,有些甚至影响到人体安全和健康。不仅如此,纳米材料还具有特殊的毒性,一旦被用来制造纳米武器,后果将不堪设想。
 
科技发展至今,早已不再是实验室里单纯的探索,它更承载着人类未来发展的方向。如果不加限制地滥用科技,不但无法创造新世界,反而会产生悲剧。因此,如何应对新技术带来的各种伦理问题,值得人们深思和探讨。
 
筑起“万里长城”
 
“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怎样用它,究竟是给人类带来幸福还是带来灾难,全取决于人自己,而不取决于工具。”
 
爱因斯坦的这段话,勾勒出了因科技迅速发展而被迫站在抉择“十字路口”的人类的踌躇:善用科技,将推动人类文明进入“快车道”;恶用科技,则很可能为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前沿技术的研究应当鼓励,但临床应用应当谨慎。家应当有基本的职业操守,研究的伦理底线不容突破。”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薛宇告诉《新闻》。
 
在市场经济下,如果把研究活动看成一种职业,造假、剽窃等事件可能渗透到领域中。此时,伦理会督促大家规范活动,遵循相应的道德伦理,活动的秩序也得到了维护。换句话说,科技伦理对具有重要的价值引导和行为规范作用。
 
“发挥科技伦理在科技创新中的调节、引导和规范作用,才能促使科技活动朝着更有利于人类的方向发展。”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今年向两会提交的书面建议中这样表示。
 
但实际上,研究早已不是凭借单打独斗就能够完成的,如今的大研究往往需要几百人甚至几千人共同合作,需要更多的家一起闯关克难。因此,在研究过程中,想要确保各个环节、每个步骤都符合伦理规范,仅仅依靠家的自觉和制度约束是不够的。
 
正如中国院院士许智宏所言,“科技伦理不只是家个人的责任,需要突破学科界限,需要不同学科领域专家学者以及政府、媒体和公众共同参与科技伦理问题的防范与治理”,手拉手筑起全民参与的“万里长城”。
 
实际上,不论是科研机构、行业协会还是科技企业,都已经开始为筑造这座“万里长城”增砖添瓦。
 
2019年4月,中国院学部2019年度科技伦理研讨会如约而至。作为学部一项重要的年度学术品牌活动,该会议已经成功举办了九届。每年,研讨会都会围绕相关领域的科技伦理问题,如“国际背景下中国科技伦理问题的挑战与应对”“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伦理问题”“研究中的伦理”等展开深度探讨与协商,努力打造科研界解决道德与科技伦理问题、高层次交流以及政策建议采集的平台,对共同反思与社会问题、促进与社会良性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再如,为挽回医药行业因商业贿赂丑闻而造成的负面影响,早在2013年,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中国医药保健进出口商会及中药协会等医药行业九大协会就联名对外发布了《中国医药企业伦理准则》,要求医药界同仁自觉遵守各项条款,为维护行业伦理作出了积极尝试。
 
于科研机构与行业协会之外,探索制定科技伦理原则的浪潮也席卷了一些有担当的科技企业,它们纷纷主动加入到自我规范的大军中来。
 
近日,在过去几年对人工智能伦理进行持续研究的基础上,腾讯研究院和腾讯AI Lab联合研究形成了人工智能伦理报告——《智能时代的技术伦理观——重塑数字社会的信任》,提出要在“科技向善”理念之下,倡导面向人工智能的新的技术伦理观——技术信任、个体幸福以及社会可持续。
 
值得欣慰的是,在多方的不懈努力与推动下,我国各层面的科技伦理规范正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地冒头、生长、成熟,“科技伦理”这个在过去稍显陌生的词汇,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科技类报刊和网站,引起人们的重视。科技伦理的“灯塔”,正在全社会、全行业的共同守护下,持续为科技发展拨开迷雾,指引方向。■
 
《新闻》 (新闻2019年8月刊 封面)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